正文部分

政协委员冯丹龙:药师管理法制混乱 建议出台药师法

  职称药师与执业药师双轨并行 管理混乱

  目前,我国居民不合理用药问题普遍存在,涉药安全事件屡有发生。全国政协委员辉瑞中国企业资深顾问冯丹龙介绍,在医疗团队中通过药师负责任地提供药学服务,以改善患者的生命质量为目标的理念已为国际社会普遍接受,而药学服务的实施依赖于各国药师法律制度的保障。各国家或地区《药房法》《药师法》的重要内容之一即在于明确药师在药学服务中的法律地位行为规范监督管理等。建立药师管理的专门法律制度已成为国际广泛的共识。目前我国现行药师法律规范仅停留在部门规章的层面,药师的责权利缺少法律的明确界定,药师作用难以完全发挥,我国药师立法工作迫在眉睫。

  冯丹龙在提案中指出,我国药师及法制建设目前还存在一些问题,一方面,职称药师与执业药师双轨并行,队伍管理混乱。我国药师队伍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国家卫生计生行政部门管理的医院药师体系,实行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制度,并衍化出临床药师制度;二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管理的执业药师体系,实行职业资格准入制度,并推行从业药师的过渡性政策。两类药师队伍在管理主体资格准入职责权限人员配备继续教育等诸多方面存在区别。由于《药品管理法》《药品管理法实施细则》等上位法并未就两类药师的配备执业标准等进行明确规定,我国药师管理法制形成“上位法模糊下位法冲突”的局面,影响了这一职业的健康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辉瑞中国企业资深顾问 冯丹龙。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另外,应通过立法规范和提高药师的服务能力。冯丹龙建议,从我国国情出发,统筹发展学历教育和继续教育,以高层次药师人才队伍建设和基层药师队伍建设为重点,在医疗卫生机构和社会药房建设一支道德高尚技术精良专业扎实结构合理依法执业的药师队伍。同时,优化药师队伍配置结构,实现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各类医疗机构之间药师人才配置的基本公平。通过立法统一药学服务规范和标准,不断提高药师的服务水平和质量,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药学服务需求。

  通过立法规范和提高药师的服务能力

责任编辑:鲍一凡

  另一方面,药师队伍数量不足,素质参差不齐,严重损害药师自身职业认同感和民众对药师的信任感。虽然在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2010-2020年)中已明确提出药师是社会发展重点领域急需紧缺的专门人才,但我国的药师人数落后于整个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发展速度。在人才培养方面,我国药师的学历水平低于发达国家,调查表明,近年来高等教育毕业的药学生更倾向于去薪酬水平较高的企业工作,而不是直接从事药学服务。在有限数量的药师中,又存在执业水平良莠不齐的现象,医疗机构中的临床药师已经在处方和用药医嘱审核临床药物治疗管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监测药品质量监测用药宣传不良反应监测等方面发挥独特的专业技术作用。但执业药师中存在大量未接受药学教育,仅凭借考前应试性的冲刺学习通过执业药师注册考试,就注册为执业药师的人员。同样的职业,准入资格不一样,没有统一的执业标准,提供的专业技术服务水平悬殊,严重损害药师自身职业认同感和民众对药师的信任感。

  冯丹龙建议,应尽快制定并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师法》,制定统一的药师制度和准入标准,明确药师的法律地位和责任权利义务。《国务院2015年立法工作计划》(国办发[2015]28号)明确《药师法》的立法名称并列为研究项目,由国家卫生计生委组织起草。按照常规,此法正式出台尚需5-10年,但我国的合理用药和百姓的用药安全不能再等,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也不能再等5-10年。2017年5月,卫计委曾经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师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建议卫健委相关部门尽快排除障碍,力争正式法律早日出台。

  政协委员冯丹龙:《药师法》应尽快出台

Powered by 彩无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